欢迎访问长沙市收藏协会唯一官网-长沙收藏网!

长沙收藏网

周玲子书法展览

长沙收藏网 > 名家 > 谭红专

谭红专

艺术家 丨 山水画

谭红专

个人简介
谭红专,1958年2月28日生于株洲县王十万乡,别名:长湖子。
 
毕业于郑州轻工业学院工业艺术设计系,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会员,中国美术家协会湖南分会会员。曾担任过深圳阿特斯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,深圳瑞华美广告创意总监等职。先后开办过深圳大芬村个人画室,北京宋庄红专艺术工作室,景德镇陶艺工作室。创意过上百款品牌标识、标志、商标设计和企业形象整体策划工作。创作过中国大量纯水墨山水画、人物画、陶艺作品。专心研习中国传统水墨山水画的线性音乐和四度空间问题,以及釉下五彩陶瓷艺术。
 
 
浪迹萍踪艺无涯    笔花深处见心花
   ——山水画家谭红专印象
文∕曾朝晖
 
红专祖籍长沙望城铜官,户籍株洲。他是一位笔者持续观察了多年并与之有深度交往的中国山水画画家。红专年过五十,却有一颗少年心!他的幸运在这里:人真,画也真,他因率真而在不同地方和不同层面拥有高质量的朋友;他的不幸也在这里,他十分的“不懂”世故,话不遮掩,酒后亦“张狂”自许,常常被人斜视。
 
红专在株洲、深圳、长沙甚至北京,都有艺术上的知己;而更多的时候在面对现实时,他的心灵空间是寂寞无奈的。在他的知音包括北京的艺术教授看来,红专的山水画是活泼的,是生动的,它有情感和美感的真实表达,有时似乎可以感觉到作者心灵的悸动,以及他深爱艺术和大自然的热忱;同时,生活中的挫折、阴暗和迷茫,也在沉郁的画面中有所流露和告白,里面有淡淡的忧伤。
 
其实,红专坎坷的另一面,则是他的丰富。他从中收获了养尊处优的画家难以得到的艺术营养。相处久了,会觉得他也能够举重若轻:有一些纠结吧,但放得下。他有时有明察秋毫的洞见,有难得糊涂的无语;他从不隐瞒自己,人生落魄谷底徘徊时发出悲鸣,而快乐时则唱出明天没有早饭米我也无忧的欢歌;悲声与笑泪,哲理、艺术和友情相交织;婚变、失恋,情感曾经的温润与现实的撕裂相撞击。他的人生经历与情感博动的脉象,本身就构成了一幅不同寻常的山水画卷。而我总是固执地认为,一个人生内涵浅薄的画家很难画出内蕴丰富感动人心的作品。
 
从1975年上山下乡从事农民画创作算起,快四十年了,红专一直曲折地行走在艺术的道路上。他始终追求更大的进步,探寻更高的境界。人生的命运致使他长年漂泊,游艺南北,至今没有属于自己的住所;因有不俗之处,他也常常在人生路上得到一些普通画家得不到的贵人之助,在失去世俗安逸的同时,却收获了广泛吸收社会与艺术营养的机会。
 
回首过去,他从城市下乡和农民一起生活过,在银行系统做过美工,也曾在郑州轻工业学院深造;先后学习过雕塑、油画、国画和平面设计。他曾在深圳大芬村开过画店;在北京宋庄建立过国画工作室和同行交流借鉴;在长沙岳麓山下艺校内设置工作室专攻国画传统,于董其昌、四王、四僧心追手摹,颇有心得;在黄山黟县建立写生工作室,直接向大自然学习。漂泊游艺,就画家的人生故事而言有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之处,而从艺术论,画家的阅历与识见则是与日俱增,积淀渐渐丰厚。在艺术的道路上,他先后得到过多位名家的指教,如湖南钟增亚、邬邦生、肖沛苍、饶瑕浩及深圳裴建华、北京付家城,他与诸位先生交谊不薄,从技到道的多个层面上获益良多。
 
据我的观察与感知,红专算是一个认真地读了几本书的画家。他较深入地研究过董其昌、石涛、黄宾虹、陈子庄和陈传席的画论,对《林泉高致》一书下力犹深。他视域宽广,中西并取,研习过黑格尔、康定斯基等多位西方名家的美学著作,并认真学习过包豪斯工业艺术设计理论。由于有专业文化和理论素养的支撑,红专的山水画不但有灵性,而且合乎法度,或传达古意,或涵载现代浓郁的生活气息,均雅致无匠气。
 
红专的国画山水多造江南之景,格调以淡静而意远为主,其可赏、可游者多,有的妙景应是可居之佳品。他造型准确,构图形式不作简单重复,笔墨元素和语言相当丰富,可谓变化多端。其线条,有直线、弧线、浓墨线、淡墨线,动而畅,虚而实,变化的线条能造流云、水面、山体和树枝。其用墨颇有功力,对墨色、墨层、墨点颇为讲究,他以淡墨为主,参以浓墨,个别地方适当用破墨法,罕用泼墨,总体上清润空灵而不轻浮。他不用线的情况下,淡墨分层错位布置,穿插空白,能在较小的篇幅内构成意象远大方圆数十里之画境。他的点也有味道,有时纯用点的技法造山体坡面、造树枝、造树叶,信手点去,也成生意。他常用水墨块面和线条构成,参以点染,远山近景,叠嶂清幽。纵是一尺小画,也可简淡,亦可繁复,虚实之间,动静之态,疏密关系,都自然舒心。红专手上的功夫虽未达老成之境,但已不可小视。
 
他有少数作品,远处山峦,近处村舍,屋旁老树凸立天空,树干劲挺而叶片无几,显孤寒之貌。荒寒孤独之境,阅历丰富者自可品尝。另外,红专的画不艳丽,用色十分谨慎,相对而言,浅绛、浅绿用的稍多一点;他还略用朱、黄色,有时用来点,有时小块渲染辅以写意。
 
岁月无情又有情。人生的课堂与艺术养成,已让红专迈过用心作画的门坎。画家心有山川世情,手中握有点、线、墨、色诸般可以使唤的元素,心声动处,造一景、数景又有何难呢?
 
红专对音乐有自己的认识,他对音乐的节奏快慢、旋律高低及其与情感的融合和表达特别敏感。这种灵敏,通过艺术通感,他经常自然而又轻松地把自己画面中的某些线条、色彩和水墨的安排进行音乐化处理,丰富了线条的运动形式及块面虚实、浓淡、明暗的处理手法。他在书法上也下了一些功夫,讲究线条的质感和弹性。他近年的一些书法作品,下笔有沉着处,字有画味,即结体的艺术味道足,局部安排比较夸张而整体协调,其大字的枯笔有意味,世人也有爱之不舍者。
 
画家的前进和提升是艰辛的。画家在当今现实面前排除世俗名利的干挠,从各种有形无形的挤撞中解脱出来,专注于艺术本身的提纯与进取是至为不易的。红专瑕不掩瑜,钟情于艺术,其为人与作画,正面的光华明显大于不足之处。
 
总体看来,红专之不俗者,在识见、性灵、游历和笔墨功夫能抵达生动虚灵之境;其可贵者,是在不同艺术的嫁接,传统与现代的连接,中西画线条、颜色及块面浓淡明暗的融合与补充,以及人与自然亦即小我与天地大我的相通谐接上他有胜人一筹之处;其可赏者,在于他有生命的真情、状态的激越、心性之童真、生存的达观及对世俗成见的藐视;可叹者,在他的学养、沉着与内心的静修上尚需进一步努力;令人不悦者,在于人际交往的方圆得体上于心不悟,口无遮拦之时,说话有失情面。他不在理性状态时,“经常打乱讲”,确有常人心理不能容忍之处。而我,则是在多年前他从深圳回来初识时捕捉到了其内心的童真与灵光后,于其短处往往视而不见。我知道,岁月的年轮不到,他是改不了的。
 
还有,就是他参展极少。但是,作品摆在那里,确实有些吸引人,让人用心灵去揣度,觉得不同流俗。其妙处能动人心弦,事实上,省、市官员、商贾和同道中爱其作品并藏之内室与之唔对者,不乏其人。
 
我常常想,红专是个人才,但要明白他是一个心灵活跃而社会表达“不规范”的人才。我们可以期待是,待他增以岁月,人没了火气,综合修养到了一定高度,阅览世事沧桑告一段落,心界淡定平静,料其举笔画去,墨花溅心花,笔痕即心痕,物我两忘,其艺术之境应可大成,当令人目不斜视,聚精凝望。
 
部分作品一览
谭红专作品欣赏

谭红专作品欣赏

谭红专作品欣赏

谭红专作品欣赏

谭红专作品欣赏

谭红专作品欣赏

谭红专作品欣赏